创造性转化与创新性发展
发布时间:2021-12-05 01:50

  检视几千年中国封建王朝兴衰更替,平心而论,清王朝如果不是遇上了西方工业革命和变化了的世界,可能还能维系很多很多年。有清一代的皇子教育,在整个封建年代如果不是最成功的,至少是可圈可点的、合格的。清朝的皇帝都很勤勉,帝国治理也是成功的。但天下大变、世界殊景,让沉睡在盛世美梦中的清王朝始料不及,因此有了清帝国的中落,有了“千年未有之变局”。

  1640年英国资产阶级革命取得胜利,世界掀开近代史的面纱。1840年中英鸦片战争,中国战败,中国进入现代史。从1640年到1840年,整整200年时间,清王朝统治者有许多次参与世界现代化的机会。

  比如康熙皇帝,很小就从耶稣会士南怀仁那里学到西方科学,他甚至可以说是一个几何学、微积分、天文历算的高手,用当时最先进的测绘方法,启动了世界历史上第一次的大地测量,包括对黄河河源星宿海的勘察,搞出了带经纬度的《康熙皇舆全览图》。在这份地图的绘制过程中,人们发现了地球经纬线的长度因纬度上下而有所不同,从而第一次证实了牛顿关于地球为椭圆形的理论,《康熙皇舆全览图》的测绘成为世界地理学上的一件大事。但在根本上、整体上,他并未觉察到历史巨变的玄机。

  比如他的孙子乾隆皇帝,1793年马戛尔尼使团来华时,与清王朝讨论贸易问题,携带了大量精心挑选的礼品,所乘坐的“狮子号”炮舰装有64门大炮,是当时第一流的炮舰。英国人的礼单中,还提到了榴弹炮、迫击炮以及手提武器如卡宾枪、步枪、连发手枪。他们想,这些东西会引起中国人的兴趣,而天朝大臣们都是文人出身,他们对此不感兴趣,认为这些洋人的玩意儿不过是无用的奇技淫巧罢了 。英国使团还带来了一些精美的仪器,如当时天文学和机械学最佳结合的天体运行仪。这个仪器代表了当时的整个宇宙,能够准确模仿太阳系天体运动,如月球绕地球的运行、太阳的轨道、带四颗卫星的木星、光圈及带卫星的土星等。另外,还有一个地球仪, 上面标有各大洲、海洋和岛屿,可以看到各国的国土、首都以及大的山脉 ,并画出了所有这些远航的航海路线。

  康雍乾三朝,国运昌隆,犹有余暇和转向的力量,而西方列强羽翼未丰,对我不明就里,尚有忌惮之中的平等之心,这段时间不长不短,足够从容应对变化与挑战,是满清最有可能参与世界现代化的良辰佳期。但200年时间,一再蹉跎,天机稍纵即逝。路易十四、彼得大帝、康熙皇帝,是当时世界上最有作为的皇帝,路易十四和彼得大帝引导法兰西和俄罗斯走上现代化,而盛世之中的大清帝国,犹如一个丰满华贵的瓷器,那道无形的裂隙,一年年深重,就要碎成一地。

  历史果不其然,这个加速度比预想要快。康雍乾盛世之后仅仅几十年,当道光皇帝与西方列强的再次相见时,就只有屈辱的城下之盟,割地赔款,并且从此一发而不可收拾。1840年前去和谈的钦差大臣琦善到达广州,看到海面上飞驰的英人铁甲舰,身抖如筛糠。他无法想象一艘庞大沉重的铁甲船,可以像骏马在海上奔驰。然而这种深重的焦虑,要传导到帝国辽阔的疆域和缓慢的族群,从而惊醒、奋起、变革、图强,还需要很多很多年。现在我们知道,这是将近一百年的再无胜算、一败再败。一百年的泪水、汗水和血水,汇聚起来,浸泡了整个中国近代史的地平线。

  这就是“千年未有之变局”,是五千年悠久灿烂的农耕文明,与西方工业文明的短兵相接。没有彬彬有礼,只有弱肉强食;没有和风细雨,只有血雨腥风;没有自由、平等和人权,只有侵略、奴役和战争……整体来说,中国是在懵懵懂懂、缺乏准备、仓促应战中卷入这场天罗地网般蓄谋已久的雷风骤雨,来不及回眸探望、从容上路,来不及整理国故、安顿停当,来不及辞庙祭祖、规划前路,是被追着打着,走上近代之路,一次次痛定思痛,一次次大梦初醒,努力睁眼打量急剧变化的世界。

  “千年未有之变局”的发问,更像是如刀相逼的追问、质问,是连续的、扩展的、日益急迫的、不断深化的历史之问、时代之问、文化之问、命运之问、生死之问。中学西学的“体用之争”、“师夷长技以制夷”的“洋务运动”、甲午海战大败之后的“戊戌变法”、昙花一现的“君主立宪”、孙中山领导的“辛亥革命”、袁世凯复辟帝制的闹剧、北洋军阀混战、新文化运动、五四运动……所有这些一波一波、或清或浊、浪潮般涌动的历史力量,都仿佛是为了揭开一个铁证般的谜底,都仿佛是为了推出一个真理的答案,都仿佛是为了清场迎接一群真正的民族巨灵:中国人、信仰和社会主义道路。

  1949年10月1日,在城楼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这是自1840年之后的109年时间里,我们这个民族、我们这个国家,九死而未悔、冲出重围、杀出一条血路的声音,是压在心底、藏在心里、沉淤太久,最想说出的一句话,是百年之败后终于胜利的声音,是浓缩了绝望和希望、奋斗和牺牲、泪水和血水的声音,是浴火重生、凤凰涅磐、“忽报人间曾伏虎,泪飞顿作倾盆雨”的声音。

  这声音被镌刻在人民英雄纪念碑上:三年以来,在人民解放战争和人民革命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三十年以来,在人民解放战争和人民革命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由此上溯到一千八百四十年,从那时起,为了反抗内外敌人,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自由幸福,在历次斗争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

  三段浓缩着109年中国命运的文字,其实就是三个字:站起来!在被动挨打中站起来!在围追堵截中冲出来!在枪林弹雨中杀出来!但这部中国命运之书并没有写完,就像在七届二中全会时所教导的:“夺取全国胜利,这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中国的革命是伟大的,但革命以后的路程更长,工作更伟大,更艰苦”,“我们不但善于破坏一个旧世界,我们还将善于建设一个新世界”。从革命转入建设,面对的是一穷二白、百废待兴,面对的是更为艰巨复杂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如同一次来过、无法重演的决赛,上半场赢了、不代表下半场会赢,况且这是一场永不散场的比赛。应该说,百年心结、并未全解。

  从1949年10月1日到明年,也就是2019年10日1日,新中国将迎来70华诞。70年的探索与奋斗,充满坎坷、极不平凡,同样是“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我们党带领人民,终于走出了一条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现代化之路,实现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今天开始“强起来”的伟大复兴。习总书记率领中共18届中央政治局委员参观《复兴之路》展览时说:“现在,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有信心、有能力实现这个目标”。

  现代化,是1840年以来中华民族的梦与疼,是近代以来中华民族最大的命运公约数,是悬在中华民族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为了求解这个命运公约数,各种政治力量轮番登场,但都被历史证明是错误的公式和答卷。只有中国人领导中国人民,经过无数曲折和失败,找到了正确的道路,交出最符合历史必然、时代要求和人民愿望的答案。解开百年心结,我们才能完成中国精神、中国道路、中国价值的塑造。

  文化自信来自实践。今年恰逢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和中国改革开放40年。40年前开始的改革开放,是以领导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大讨论为标志的思想解放运动为先声的,经过40年改革开放的伟大实践,在马克思所揭示的社会历史道路上,今天的领路人、实践者,是以习为核心的中国人和中国人民。马克思列宁主义传到中国,能够落地生根、开花结果,经历风霜雷电,长成今天郁郁葱葱、人民景仰的参天大树,其奥秘就在于,它从一开始、从一粒小小的种子,就根植于中国社会的具体实际,就根植于以、、习杰出代表的中国人带领中国人民所进行的伟大实践。实践出真知,实践是认识的源泉,实践是人类历史的基础,实践是人类一切价值的来源。我们的道路自信、制度自信、理论自信、文化自信,来自实践又被实践所检验、所证实,它在今天,也被更大的国际范围、更多的世界民众所认可、所感佩。

  实践的本质是创新、创造,实践是最活跃、最具革命性的因素。思想是马列主义的普遍原理与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具体实践相结合的思想结晶,是马列主义在中国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理论,是在继承马列主义、思想的基础上,结合中国社会主义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具体实践的思想结晶,是又一次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第三次理论飞跃、第三次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是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关键时期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实践中产生出来的思想结晶,是我们今天一切工作的指导思想。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革命文化、社会主义先进文化,来自祖先五千年卓尔不群的智慧实践,来自97年中国人所领导的革命斗争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伟大实践。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从来都不是书斋中的坐而论道,它是在回答时代之问、社会之问、发展之问、人民之问,是积极探索实践的精神结晶。

  习总书记说:时代是出卷人,我们是答卷人,人民是阅卷人。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党的十九大报告,宣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新时代的总目标,是在本世纪中叶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新时代的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变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在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指导下,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也必将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实践活动过程中得出完美的答案。

  1970年,我7岁,随父母第一次乘火车离开新疆回口内探亲。真像钢铁长龙!火车,从此住进我心里。

  我的心又活泛了,和老公一商量,重新开始养蜂。不瞒你说,现在我才体会到啥叫日子比蜜甜,靠养蜂,我赚了一套楼房呢。